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62520.com >

刘长乐:有些节目可能不赚钱 但我们坚持做

发布日期:2019-09-22 11:53   来源:未知   阅读:

  一个当年体制内的新闻人,带领一个不起眼的电视媒体,创造了一个打通全球华人文化圈的奇迹。创办十四年的凤凰卫视,在其领导下致力于成为精英文化的推广者、现代知识的传播者、社会文明的布道者。华人世界因凤凰卫视的努力,而更具文化认同感。

  刘长乐,1951年11月出生于上海,祖籍山东莱芜。高中毕业于现甘肃省西北师大附中,1980年毕业于北京广播学院。1980年进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先后任记者、编辑、新闻评论员以至高级管理人员。

  1996年,刘长乐在香港与默多克的新闻集团合作创办了凤凰卫视有限公司。凤凰卫视的启播,以“拉近全球华人距离”为宗旨,全力为全世界华人提供高质素的华语电视节目。庞大的环球市场加上成功的扩展策略,令凤凰卫视得以发展为多频道的平台,旗下的5家电视台,覆盖亚太、欧美、北非90余个国家及地区。此外凤凰卫视还拥有凤凰周刊和凤凰网,使集团成为一家在国际社会享有盛誉的多媒体跨国机构。凤凰卫视控股有限公司于2006年6月30日在香港创业板挂牌上市。

  “凤凰的成功,在某种程度上,是因为它是一个理想主义者、怀才不遇者的平台。有很多的人在怀才不遇的状态下投奔了凤凰,有很多人是逼上梁山。”

  凤凰卫视香港总部的新址位于香港大埔工业村大景街。今年3月,凤凰卫视结束了12年的“寄居”生活,从红石勘海逸酒店的逼仄办公室,搬到了32000平米的舒展空间。用收购的旧厂房改造的4层高的新大楼,设有6个现代化演播室,最大的环球新闻中心更拥有全球首台演播室飞行摄影机和亚洲最新的360℃智能主播台。

  58岁的刘长乐是传媒界的“得奖大户”。早在2000年,《中国新闻周刊》“2000年新闻人物十大派对榜”就把“传媒智者”的头衔颁给了刘长乐,去年举办的第36届国际艾美奖,刘长乐又获得了“国际艾美理事会奖”。

  “我不喜欢做正位,还是崇尚孔夫子的老二哲学。”谈笑间,接受《中国新闻周刊》专访的刘长乐坚持将会客厅的正座让给了记者。自诩愿做“老二”的刘长乐,率领着他的凤凰团队,从创办之初至今,发出的独立声音由小到大,由弱到强。12月4日,2008~09年度中国最受尊敬企业评选出炉,凤凰卫视连续8年榜上有名,也是传媒领域连续8年获此殊荣的唯一一个。

  刘长乐的“野心”还不止于此,“明年凤凰有两大构思,一个是与星云大师合作,关注全球气候问题,另一个《龙行天下》,关注中国企业走出去的问题。”这位极具新闻敏感的“传媒大亨”,总是能“嗅到”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在传媒界流传颇广的“一个疯子和五百个疯子的故事”,说的正是凤凰卫视。“一个疯子”无疑指的是凤凰卫视董事局主席、行政总裁刘长乐。“我们是有理智的疯子”,刘长乐在不同场合不断重复这句话。

  有理智的“疯子”做事一鸣惊人。——1996年3月30日,香港卫视中文台(凤凰卫视前身)停播了,一整天只有一个通告停播的静止画面。再现身,即是凤凰的橙黄色台标。

  随后,《相聚凤凰台》挟带着华丽的画面和快节奏的福克斯风格在沉寂的中国电视行业中爆发了,让人耳目一新,主持人窦文涛、许戈辉等人,很快成为凤凰卫视的台柱,直至今日。

  凤凰台的启动花费了大量的精力。刘长乐不遗余力地“游说”每个愿意倾听他论点的政府官员,并承诺凤凰卫视将是一个可靠的、负责任的、面向全世界的“中国的声音”。刘长乐还与中央电视台的编辑和制片们建立了关系,承诺和他们联合制作盈利可观的电视节目。这些“关系”得益于刘长乐早年在“体制内”的经历,1980年,从北京广播学院毕业后的刘长乐进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历任记者、编辑、新闻评论员直至高级管理人员。

  由此,这个总部设在香港的境外媒体,获得了中国大陆部分地区落地权,也是首家获准在中国合法播出的海外电视台;大陆多个城市的酒店和高级住房以及政府办公室,可以接收到凤凰卫视的节目讯号;珠三角地区的普通居民家中,可通过有线电视网络收看凤凰卫视。

  初创的路并非一帆风顺。虽然凤凰卫视被冠以“香港的电视台”,但由于讲国语,在香港起初并不受关注,其在港所持的也只是非本地电视节目服务牌照,香港最快开奖现场报码。而中国大陆收看凤凰的范围受限,所以常常被人们戏称为“四不像”。

  “我们是四不像,不像大陆的,又不像港、台的;不像西方的,又不像东方的,凤凰就是东西南北的大集合。”三言两语,刘长乐就另类解读了人们的戏言。

  “你们照顾一下凤凰卫视台的吴小莉小姐好不好,我非常喜欢她的节目。”这是1998年3月19日,www.988900.com,甫任总理的朱基在“两会”记者招待会上说的一句话。

  “当时我正在看股票,我每天早上都会看,总理话音刚落,我就眼看着凤凰股票升到了320点。”刘长乐向《中国新闻周刊》回忆。

  其实,早在朱基认识凤凰卫视之前,深谙“吸引力法则”的刘长乐就频频搞了不少“大动作”。1997年,凤凰卫视策划了亚洲飞人柯受良驾车飞越黄河壶口瀑布,联同中央电视台进行全程直播;“改革开放总设计师”去世,凤凰卫视在香港及亚太地区首播了由刘长乐、杨伟光为出品人的十二集大型文献纪录片《》;香港回归,凤凰卫视连续60小时播不停,直击中英政府政权交接全过程……

  “凤凰真正影响力的提升,还是评论节目和凤凰资讯台的出现。”刘长乐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建立一个24小时滚动播出的中文新闻频道,是刘长乐由来已久的目标。2000年6月,凤凰卫视开始盈利,凤凰卫视在香港创业板上市,融得资金约一亿美元,这笔钱让刘长乐得以圆梦——6个月后,凤凰卫视资讯台开播了。

  而随之开播的评论节目《时事开讲》,也博得了中国精英阶层的喝彩,《时事亮亮点》《震海听风录》《骇客赵少康》《时事辩论会》等一批评论节目纷纷亮相,曹景行、何亮亮等“鹤发”主持人也拥有了一大批铁杆粉丝。

  2001年的“9·11”,将凤凰卫视推上了巅峰。主持人陈晓楠的一句“观众朋友对不起,我没有化妆……”此后,36个小时无广告的全程直播,让观众得以了解大洋彼岸的美国发生的一切。

  2009年8月8日,中缅边境的果敢发生军事冲突,在缅华人生命受到威胁。凤凰卫视独家派出几拨人马深入缅甸报道。“深入报道的一个直接结果是,缅甸军方天天看凤凰,果敢特区政府主席和叛军同时跟我们保持着联系,每天有发表不完的第一手新闻,也引起了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人称“院长”的凤凰卫视中文台台长王纪言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凤凰卫视对中国的影响有时候还会以意料之外的方式展现出来。社会学研究人员曾访问过在高级酒店工作的妓女,这些妓女告诉研究人员,她们在安全性交方面受到的唯一教育竟然来自凤凰卫视的一档节目:《性爱讲堂》。

  刘长乐的团队有不少“原创”,《锵锵三人行》《一虎一席谈》《有报天天读》……这些形式新颖、广受好评的节目一出现,就被各地电视台纷纷复制。

  但是刘长乐至少还领先了一步。当中国领导人在海外访问时,凤凰台会现场直播他们的演讲,报道他们的旅行花絮。刘长乐猜测中国领导人会特别喜欢这样的全程报道。他猜得没错,开始有官员给凤凰台打电话,要求复制报道的录像带。

  12月1日,随着凤凰卫视美洲台在VerizonFiOSTV平台上的开播,凤凰卫视拥有了五条频道及两大媒体,五条频道分别为:中文台、资讯台、欧洲台、美洲台、电影台;两大媒体分别为:《凤凰周刊》、凤凰新媒体。

  刘长乐: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口号,叫“影响有影响力的人”。这句话的意思,一个是希望自己有影响力,再一个,就是方向定位在高端人群。“高端人群”说的是三高,高职务,高知识水准,高收入。

  从传播功能来说,我们在实践这样几个“者”,精英文化的推广者,现代知识的传播者,道德文明的布道者,时代思想的宣誓者。你可以看到凤凰有不少精英文化的节目,比如《开卷八分钟》《世纪大讲堂》。

  刘长乐:我们追求一个整体品牌,也许《世纪大讲堂》《开卷八分钟》不挣钱,但是对于我的整个高端品牌定位来说是非常重要的。要做高端品牌,代表高端品牌的节目就一定要有。这两个节目曾经长期没有广告。昨天我去深圳的时候,他们给我报喜了。去年,法门寺公司赞助了《开卷八分钟》,他们明年继续。《世纪大讲堂》的广告也是长期摇摇摆摆,有时有,有时没有,刚才也得到喜讯,明年美的集团会赞助,数字还比较可观。

  现在电视媚俗的情况越来越严重,本来如果这样的节目特别多,我们就可以有广告就做,没广告就不做了,但是后来发现越来越稀有,如果没人做,我们殿堂的、高等学府普及式的传播就没有了,所以我们才提到要做现代知识的传播者。

  我们还有《风范大国民》《冷暖人生》《智慧东方》这样的节目,这些节目可能也不赚钱,但是我们坚持要做,就是想成为道德文明的布道者和时代思想的宣誓者。

  刘长乐:举个例,两岸故宫大展,凤凰是推手。这次大展,不仅凤凰提出了很多创意,排忧解难,而且我们直接出了1500万的台币。我们认为要在两岸文化沟通方面充当推手。

  推手实际上是影响力的延伸。就是媒体影响力到了一定程度以后,它能做更多的事情。但是这个与媒体的功能没有冲突的,比如两岸故宫大展,肯定这个版权,开闭幕式,启动仪式,包括开箱、装运、打开箱,所有这些的直播都是凤凰的。你既当了推手,同时媒体也得到了很好的资源。

  刘长乐:这当然是我们示范功能的一种体现。但是,高质素的节目和品牌,需要高端的人去做。高端的人要有高端的修养、品位和文化知识水平。试问,如果没有王鲁湘能做得了高端节目吗,没有余秋雨能做得了《秋雨时分》吗?